碧云风

爱好广泛,随时爬墙…

不想分化(7)

希纳塔:

前文:http://xinata.lofter.com/post/1e6d4cbc_11a2b2fd


八百比丘尼是个安静而苍白的女性Omega,精致典雅的面孔,弱不禁风的身体,以及彻底失去行动能力的双腿,她坐在轮椅上安静看着你的时候,宛如一朵脆弱的,需要人精心呵护的菟丝花。


“不要被这女人骗了,她本质上是一只会咬人的蛇。”


茨木拒绝进入那个寂静的,常年亮着惨白色灯光的研究室,好像那里埋藏着他这辈子所有的不幸和败笔,当他提到八百比丘尼这个女人的时候,眼睛里的嫌恶都快要溢了出来。


他为什么领自己来这里?酒吞绝不相信一个军部出身的士兵会被简简单单几顿饭收买,即使那是茨木最爱的炸鸡和洋葱圈。


“请进吧,年轻人。”八百比丘尼的声音带着朦胧的睡意,她披着一件看起柔软温暖的米白色羊毛披肩,整个人缩在轮椅上,像是刚刚从午睡中清醒。


“茨木不来吗?”她看到了杵在门口的茨木,语气轻柔愉快,如一个得体端庄的女主人邀请客人共进下午茶:“我刚泡了茶,还有烤好的坚果小饼干。”


“不了,你们先谈。”茨木当着两人的面把门摔得震天响,酒吞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八百比丘尼,后者像是早就习惯了类似的冷遇,无奈地耸耸肩。


“他总是不肯信我。”她这样说,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看着酒吞:“好吧,让我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很快,酒吞就有些明白为什么茨木不喜欢这个女人了。他们的下午茶在研究室里进行,用透明的烧杯和蒸馏器,酒吞捧着烧杯看着里面褐色的,看起来像是茶却又不是茶的东西,然后默默地放下了杯子。


他坚信他看到那团褐色的海藻似的东西在沸水里蠕动!


“别那么紧张,”八百比丘尼的声音模糊得笼了一层水雾,她坐在酒吞对面慵懒的样子,仿佛对面坐着的不是一个战士alpha,而是只待宰的绵羊。


“你的表情看起来和茨木一样,”她淡淡地笑了起来:“他每次都怀疑我在茶里下毒。”


酒吞怀疑地看了一眼那杯内容不明的茶,和桌子上放着的翠绿色饼干,他敢肯定那饼干里放的绝对不是抹茶粉!


“那是特殊蝴蝶翅膀上的磷粉,”八百比丘尼看穿了酒吞的心思,她微笑着似乎并没意识到她的回答给客人带来了生理上的不适:“一种生活在黑星上的蝴蝶,要知道这种可以食用的粉末对人类的精神中枢有很大的好处,有镇静宁神的效果。”


“感谢您的款待,以及慷慨。”酒吞把目光从那盘绿色饼干上收回来,打定了主意不碰这里的食物饮品一下:“虽然有些唐突,但我还是希望知道你们邀请我的原因。”


他的语气顿了一下,似在斟酌一个合适的,并不突兀的形容词:“你知道这里的确有些,嗯——超乎想象。”


“超乎想象?”八百比丘尼很喜欢这样的恭维,她坐直了身体,这样终于不显得她懒洋洋的了。


“很多人第一次来的时候都觉得这里超乎想象,”她说道:“他们怀揣着希望而来,在我这里换取他们想要的东西,当然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是战争年代,我们停止了一切私人业务,只为政府工作。”


她张开双手:“如你所见,这是一家人体实验室,而我更喜欢称它为基因数据库。”


八百比丘尼向酒吞展示了无数关在玻璃罐子里,成排的实验体,负责照料这些实验体的是一个穿着白绿衣服的女孩,她瘦弱得像一根营养不良的草,声音尖细看起来还没有成年。


“这些是失败品。”八百比丘尼指挥着女孩把这些没有动静的身体从无菌罐子里拖出去,那个未成年的女孩有着和她身体完全不相称的力气和胆识,她摆弄着那些已经失去意识,甚至泡得已经浮肿的身体,就像摆弄地窖里的白菜。


“基因实验总是带着一定的危险性,”女孩为酒吞解释道:“很多实验体醒来后都无法接受自己的身份,他们大部分都坚信自己是没有大脑的无机生命体,丢失了人的基本意识。”


“还有那些继承了外星生物基因的实验体,”女孩惋惜地叹了口气:“他们大部分都会发疯。”


“好了萤草,去完成你的工作,”八百比丘尼把女孩打发到另外一个房间:“我带你去看看其他的。”


他们搭乘升降机向更深的地下走去,这个实验室建在地表之下,天知道它建了多少层,储存了多少实验体人类和不知名的生物标本,八百比丘尼给他看了近几年他们培育出来的复合基因人,继承了某些动物特质的怪物,甚至还有γ星人的克隆体,虽然那些克隆体都失败了——它们不具有人类意识,并极富攻击性。


“我们在为联邦制造全新的超级战士。”八百比丘尼毫不介意把这个秘密捅出去,她打量着酒吞,掩唇轻笑:“原本你们的小队成员也是实验里的一环。”


“只可惜安倍晴明不同意,他宁愿让你们在战场上死掉三分之二也不愿意直接把学生送进实验室里。”


她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年轻的,还不怎么会掩饰情绪的士兵,她一直很好奇为何安倍晴明会如此护着一群雏鸟似的军校学生,他们来自联邦军校,身体和基因是整个联邦里最好的试验品,他们年轻健康,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不具有攻击性,连联邦政府都默许了她的基因实验,却被安倍晴明阻拦了下来,甚至连一向中立的茨木都插了一脚。


“你爱联邦吗?”她有些好奇这个年轻人究竟能为联邦付出到什么程度,他是学生中的领袖,虽然还稚嫩了些,但生命从来都是最重的价码。


“我忠于人类。”酒吞这样答道,八百比丘尼笑了,她忽然有些理解茨木为什么把酒吞带过来见她了,那孩子很聪明,他给了酒吞一个选择的机会,同时也为自己铺了退路。


“据我们所知,只有alpha士兵在战场上才能与γ星人对抗,但很不幸的是人类里的alpha只占总人口的10%,”八百比丘尼说道:“我们有着基数大,却相对平庸的beta,根本就不能战斗的Omega,只靠alpha来赢得这场战役,恐怕不太可能。”


“我们需要新的战士站在人类这一边。”


八百比丘尼轻柔的声音带着蛊惑的力量:“历史总是需要牺牲者的,超级战士的诞生是全人类存活的希望,你的同学、下属、还有素不相识的同龄人,他们没有经过任何训练就被送上战场,成为外星人的口粮,他们死得毫无意义。”


“你不想拯救他们吗?你说你忠于人类,那么牺牲一小部分的人类换取大部分人的存活,想想茨木吧,他一个人就能毁了外星人半个战队,他的力量、反应速度、精神力,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比普通的alpha强大数倍,一个成功的超级战士对联邦意味着什么?那将是人类进化史上的又一次飞跃。”


八百比丘尼还想接着说些什么,实验室的门便被一脚踹开,穿着银灰作战服的茨木臭着脸走了进来,语气硬邦邦的一点也不讨人喜欢。


“我们该回去了。”他拽着酒吞像是想带着他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当然,再见两位,”八百比丘尼颔首,目光停留在酒吞身上,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我们会再见的中士。”


“甭管她和你说了什么,有些事还得凭你自己的判断力。”离开实验室后,茨木停下脚步警告酒吞:“我见过很多像你这样的人。”


“因为亲人、朋友,或者别的什么人惨死而把自己卖给实验室,”他回忆着那些因为实验而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肢体:“我带你来只是让你看见人类的另一种可能,而不是让你一时冲动被那个魔鬼洗了脑。”


“她的确很擅长蛊惑人心。”


“那是因为她自己本身也是个怪物,心里不正常的变态!”茨木咬牙切齿地骂道,他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下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听着酒吞,”他用那双金色的眼睛望着对方:“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才和你说实话。”


“每一个超级战士脚下都踩着无数条人命,成千上百个实验体里才能出来一个,他们强大,暴虐,身体里混合着不知什么生物的基因,多多少少有着不健全的地方,然后被赶上战场。”


“你觉得在联邦政府的眼里他们还能算是人类吗?”


茨木自嘲地勾了勾嘴角:“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恐怕我们为联邦赢得胜利的那一天,等待我们的就是自己的葬礼。”


“超级战士并不是件荣耀的事情,”茨木抬起头认真望着酒吞的眼睛:“我知道你们是八百比丘尼选中的试验品,同时我也没必要阻拦你们,因为我并不排斥多一个同类,或者嘲笑那些愿意为联邦牺牲的人是一群傻瓜。”


“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多思考一点,毕竟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后悔的。”



完结文目录(二)

收藏收藏!

柒月初七:

完结文目录(一)




《光暗颠倒》——CP鸣佐柱斑带卡止鼬扉泉


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完>




《〈忍界〉的策划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CP柱斑鸣佐带卡止鼬扉泉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完>  番外




《今天的总策划又作死了吗?》——《〈忍界〉的策划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续篇,CP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修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完>




《喵喵喵?!》——CP衣村修因


    




一发完短篇:


《似梦非梦》——CP柱斑修因


《非梦似梦》——《似梦非梦》后篇,CP柱斑修因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去添把土的坑:


《这个世界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CP带卡


01  02  03  04  05  06  07

《六世封印》完结啦!有生之年啊有木有!!!!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六世封印》完结,感动到痛哭流涕啊有木有!!!!想当初我还只是萌鼠猫的小萌新,现在已经是资深耽美狼了!终于盼到了平坑的一天!!!!
《六世封印》全集【已完结】(更新第六世鼠猫篇)(观看前请先看简介) UP主: 阙出影随MV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471064
刚刚又去复习了一遍,突然发现打错了一个tag,赶紧来改过来,我对不起作者太太orz

趁着这一次淘宝618大促,终于下定决心买了一套花痴商君的宝典《任是无情也动人》
物超所值有木有!!!嗷嗷嗷我的少女心,商君真是帅出新高度!!!
第一p是我的私心来代替封面,后面的都是花痴
最后一p的图总感觉公子卬有小肚子的是我一个人?感觉正面不如背影有意境啊

今天有空,整理了一下我为前面的那个脑洞收集的资料,结果发现大部分都是农具方面的知识,所以如果我儿子真的出世,就只能一路种田种到底了?哈哈哈哈
我看了一下我记下来的人物经历大纲,发现他除了捣腾农具,就是收拾土地哈哈哈哈
亏我原先还打算设定他是个穿越者,这一定是史上最不按套路的战国穿越者哈哈哈,不仅没有各种争霸天下的套路,连女主都没给他设定一个哈哈哈哈

秞:娘!你还是不是我亲娘!我是不是你亲儿子!这么坑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打哈哈]良心是什么,可以吃吗?况且我都不打算写了,你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了,可以安心了![正色]
秞:ヽ(o`皿′o)ノ我一点都不感觉到开心!

好时光 Chapter.12(青山松柏 师生年下设定)

存个档

百年霍乱:

*大学生嬴渠梁X教授卫鞅


*一个傻乎乎又轻松的恋爱小故事


*假设嬴渠梁赢虔荧玉都在一所大学,BUG OOC有且多




五十四


荧玉这姑娘有一点比较好,啥事来的快,去的也快。那天早上的事她也就纠结了一早上,下课刷个微博发现几条好消息就迅速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直到第二次跟嬴渠梁一起上课的时候,她都没再想起来。


“下课你自己先回吧,不等我了。”荧玉的声音跟卫鞅的“好,下课。”一同响起,她从书包里拿出一沓纸,朝一旁坐的端正的嬴渠梁晃了晃“我要找卫鞅改一下这个参赛论文。”


“好。”嬴渠梁本来还想旁听一下,结果一看讲台上的卫鞅已经被几个学生围了个严实,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法学系的导师大多都要求自己的学生参加了这个论文比赛,但本科生大部分导师都有点神龙不见首尾的,找都找不着,这会儿这帮被下了硬任务的学生正拿着论文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好不容易面前有个了现成的,都急匆匆地围了过去。


等小姑娘跟他哥挥了挥手也蹭进去的时候,卫鞅手里已经拿了一份论文了。


他把手里那份论文极快速地翻阅了一下,头都不抬地说:“有问题就问,没问题的把文章放下就可以走了,下节课再来拿。”


周围有一两个学生如蒙大赦,赶紧把论文放下撒腿就跑,像是面对什么洪水猛兽一样。荧玉赶紧补上空挡,等着接受卫大教授的指导。


卫鞅的声音比讲课的时候要小了很多,但是唯一的区别也只有声音了,他语调依旧是抑扬顿挫,脸上也是连一个笑容都吝惜的,唯一的夸奖和鼓励大概就是点一下头,幅度很小,但却足够让等在旁边的学生放松地舒一口气,露出个微笑。


不过卫鞅点头是比较难见到的,大部分情况下学生们都只能看见一个面无表情的卫教授。他会皱着眉头,用平和的语气说着不那么平和的话,问你:“你到底想说什么?”


比方说现在,那个站在荧玉前面叽里咕噜说了半天的兄弟,就遭到了这样的待遇。小伙子张了张嘴,徒劳地替自己辩解:“呃……嗯,就是,就是那个……”


卫鞅拧起了眉毛,眼睛在他的标题上扫了一眼,就把那沓纸跟其他的几篇文章放在了一起。“想好了再跟我说。”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接过了荧玉递过来的论文。


他低头看东西的时候不像平时那样冷漠,荧玉觉得那眼神甚至是有点温柔的,他大致扫了一下荧玉的论文,朝一旁等着的小姑娘点了点头:“写的不错,有什么问题吗?”


荧玉看着这个年轻的教授——或许还是他哥的朋友,不合时宜地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淡淡的黑眼圈。


五十五


等教室里人都走完了,卫鞅拿着余下的论文走出教室的时候,才发现教室门口站了个人。他留着很精神的板寸,穿着一身短袖站在那里,低头不知道在干什么。抬头看见卫鞅走出来了,才把手机揣进兜里走过去。


“你不上课去?”卫鞅问他。


“下午没课,我帮你吧。”嬴渠梁把卫鞅手上的论文接过来,顺便把自己的那几页纸放在上面,跟着他往教学楼外面走“这不等着交作业给你。”


“我看看”卫鞅顺手就把最上面嬴渠梁的观后感拿起来“写的挺快啊这次,进步挺大啊。”


他边翻边说,一点没注意到自己前面已经是一堵墙了,嬴渠梁赶紧把准备往墙上撞的卫鞅拉回来:“唉你注意点,别撞上了。”


“你帮我看着就行。”卫鞅也没抬头,含含糊糊的应了句,由着嬴渠梁拉着他。嬴渠梁一路算扯算拉的带着卫鞅,走到门外了才松开他。


“那你是……?”嬴渠梁指了指那边的教师公寓,又往另一边指了指。


卫鞅从那篇读后感里抬起头,揉了揉太阳穴:“我今天不去教室公寓了,回家算了。”


他手头有好几篇论文,明天一早还有课,按平常来说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回去的,况且还有两个月就要期末了,这学期的考题不出意外还是他来负责,也要尽早开始准备。但他确实需要好好睡一觉,自从跟嬴渠梁看了个电影的那个晚上开始,卫鞅就开始频繁的做梦,就连中午休息那短短的半个小时都会做梦,梦里的内容倒是连贯又完整,等他一醒来就会被阳光打的七零八碎,想记也记不起来,让人烦躁的不行。


他真得回家去好好休息一下,才好准备迎接期末到来前一堆又一堆的事情。


嬴渠梁看着卫鞅,他应该是累了,身子很疲惫的软下来,眼皮也撑不住的耷拉下来,连一句话都懒得去说的样子。他这会是周身的冰壳都化尽了的,是困倦的、懒洋洋软绵绵的,是看起来随时都能靠在你身上睡过去的。嬴渠梁没叫他,他往旁边挪了挪,帮卫鞅挡住了下午还有些余热的太阳。


“那现在去取车?”嬴渠梁问他,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像是怕把他吵到了一样。


卫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打了个哈欠,嬴渠梁看着他这状态也实在不像是能开车的,万一路上出个什么事那就真的彻底休息了。


他看着卫鞅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提了一句:“看你这状态还开车,不然我送你?”


“你有驾照?”卫鞅回了一嘴,看起来准备把车暂时留在学校了。


“有啊,刚成年就考下了。”嬴渠梁在裤兜里把驾照摸出来,在卫鞅眼前晃了一下“不行我开车送你呗,我开车你放心。”


卫鞅上下打量了一眼嬴渠梁,露出了一个笑:“哟,小少爷经验丰富啊。”


嬴渠梁因为这话闹了个大红脸,卫鞅看着他的表情也没在继续逗他,把车钥匙顺手扔了过去:“走吧,跟我取车去,小少爷。”


“得嘞。”那钥匙在空中划过一道很漂亮的弧度,被阳光照的发亮,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嬴渠梁的手心。


五十六


卫鞅的车是辆SUV,大气,里面也宽敞。卫鞅坐上副驾驶座,把手机定位导航一开,拍了拍嬴渠梁的肩膀:“指望你了啊,小伙子。”


“你放心好了。”嬴渠梁抽空给景监和车英发了条短信,说今天下午不跟他们一起吃晚饭了,就发动了汽车。白色SUV不疾不徐的驶出了校园,橘色的光扑在流线型的车身上,像是倒进牛奶里的一杯橙汁。


嬴渠梁听着导航的女声规规矩矩的上了路,开了一会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卫鞅没再说过话,她一转头,才发现他已经靠着车窗睡着了。卫鞅睡得很安慰,头磕在车窗上也没把他弄醒。他垂着眼睛,睫毛托起透进来的日光,他的眼下有淡淡的黑眼圈,抿着嘴角,看起来确实是这段时间没有睡好了。嬴渠梁控制不住的去看他眉间,那眉间很平整,没有皱起来,想必应该睡的很好。


嬴渠梁把目光收回来,他尽量把车开的平稳些。他能听见卫鞅的呼吸声,轻轻浅浅地环绕在他的耳边,没来由就吹红了他的耳朵。


他看向前方,那是一条再平稳不过的大道,洒在上面的,是千百年前落日的余晖。


有些时光总会过得特别快,从学校到卫鞅的家,在嬴渠梁心里似乎只过了短短的一瞬,到家的那个点天边是晚霞正好的时候,人们刚刚下班,晚霞是舔着锅底的火苗的颜色,空气里也是家家户户飘起的饭菜香气,放学的铃声叮叮当当的,跟敲在地上的高跟鞋一起,做小学生叽叽喳喳的合唱声的伴奏。


在这种温暖的好时候,很容易让嬴渠梁有一种他真的带着卫鞅回家的错觉。他还在那纠结到底要不要叫卫鞅起来,卫鞅就睁开了眼睛,他刚睡醒,迷迷糊糊地看着嬴渠梁,像是从洞穴里探出头的动物,眼神里带着莫名的亲近。


嬴渠梁没说话,安静地等着卫鞅的大脑重新启动。他的教授打了个哈欠,眼角发红的问他:“到了?”


“到了。”嬴渠梁点点头,语气里藏着些小小的惋惜。


“你要上来坐坐吗?顺便给你弄点什么吃的?”卫鞅后背贴在车后座上偏过头看着他,看起来连坐直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用了,我回学校就可以了。”嬴渠梁想起卫鞅的黑眼圈,摇摇头还是决定回宿舍比较好。


卫鞅也没有强留他,点点头说:“那你把车开回去把,就停在学校里。”他看着瞪大眼睛的嬴渠梁,嘴角一咧露出他的虎牙:“你开车,我放心。”


五十七


卫鞅看着嬴渠梁的车开出小区后就转身回了家,刚才在车上是他这几天唯一一次没有做梦的小憩,睡眠质量应该是最高的了。但即便如此,还是解不了乏,卫鞅一回家把那些论文在书房里放好,草草一收拾,就扑倒在了床上。


他也没吃饭,闭上眼睛没多久就重新又进入了梦乡。


但他依然又做梦了,梦里是晴空万里,他听见大地振动,马蹄踏在黄土上的声音像是脉搏的跳动,他听见那个声音,混着千百年前战场上的号角声,像是一曲悲壮的战歌。


“左庶长!”他又听见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千百年前浑厚的战鼓声反而让那个声音更加清晰,它带着黄土高原的厚重和秦地苦酒的豪气,一字一句的,认认真真的念着那千钧重的三个字。卫鞅转过头,看见那个人须发都褪了色,黑发里夹着显眼的白色,像是落了一头的雪。


他不再是初次梦里的那个一身漆黑,如铁一样的少年了,他身上也带了白色,是他头上花白的发,在这一身黑里显得尤其扎眼。


“左庶长。”他仍在念着这三个字,卫鞅却知道他是在叫自己。卫鞅抬起眼,但很快愣在了原地,在这么多次熟悉的梦境里,他第一次清晰地看见了那个人的脸。


卫鞅从梦里惊醒,他喘着粗气坐了起来,那声音还没散去。他清清楚楚的记得梦境里那个人的脸,那个无数场梦境的主角,那个本跟他毫无瓜葛的学生。


——嬴渠梁。


他张了张嘴试图念出这个名字,却吐出了他自己都没听清楚的一个词。有风从窗帘钻进来,吹去了他额角的汗珠。


-TBC-



商君书

NiKlAs:

阅读者:



01章 更法               09章 错法               17章 赏刑            25章 慎法




02章 垦令               10章 战法               18章 画策            26章 定分




03章 农战               11章 立本               19章 境内




04章 去强               12章 兵守               20章 弱民




05章 说民               13章 靳令               21章 御盗




06章 算地               14章 修权               22章 外内




07章 开塞               15章 徕民               23章 君臣




08章 壹言               16章 刑约               24章 禁使








 


云梦睡虎地秦简阅读心得(二)

发条橙的春天:

丈夫不许家暴妻子这条,必须粉商君啊!!!


有时间一定自己研究秦法,握拳ING


秦吹:



秦律中令人感慨感动的人道主义精神:


1.如果有人在路上被人劫持,百步以内的路人若不施以援手,会被受到严厉处罚。


2.治吏不治民——官吏必须“审悉无私,精洁正直,谨慎坚固,明察秋毫,安静不苛刻,赏罚得当,慈爱百姓”


3.夫妻平等,丈夫不可家暴妻子。相比汉律中三纲五常下“丈夫可以鞭打妻子,只要不动兵刃”的条款,秦律这一规定简直让人感动。当然由此也可以看出北大藏秦简中的悍妇是哪里来的😂都是惯出来了的😂


4.限制父权,若是父亲气的要杀不孝的儿子,必须上诉官府,官府取证后再做处罚,这个儿子还包括非亲生的过继过来的子侄。


5.拒绝一言不合拷打犯人,靠拷打审讯犯人的官吏是垃圾。能得口供的就口供,只有多次翻供前后口供不一的可恶犯人才能刑讯逼供。


6.明确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


7.未成年人犯罪和成年人量刑完全不同


8.自首减刑


9.不服审判结果的当事人或其亲属可以二次上诉,也就是“乞鞫”


10.通过法律问答,延行事等方式,将制订好的秦律在实行之前先以文法形式昭告天下,官吏百姓预先了解何为可何为不可,也可提出问题。


资源!!资源!!资源!!!!

发条橙的春天:

ieiny:




诸君!!!听说有裂变单集1.6G!!全51集的资源!!各位大佬们不要吝啬分享出来啊啊啊啊啊!!!
硬盘已经准备好了!!




裂变 48集  1080p MP4  单集900MB-1000MB


其中删减比较明显的稷下学宫墨家论战两段都从B站拖下来放进去了(感谢),其他部分看起来还算流畅


链接:http://pan.baidu.com/s/1hrHHSzy 密码:46xg









大秦帝国主题音乐录音   WAV格式,曲目信息已经重新整理编辑过


链接:http://pan.baidu.com/s/1mhZkEcK 密码:yt9b




其中应该包括纵横的一些曲目,由赵麟老师作曲(赵季平老师的儿子),各有风格,很容易区分


(我们的剧集动辄五六十集的,对原声来说真是太不友好,曲目的重复利用率很高,有一点泛滥,太可惜。)




说实话,个人觉得裂变里面的女性角色和感情线单拎出来也是十分不俗,那句“大河绕青山”诠释得特别好。玄奇和白雪在原声里面都是有各自的主题旋律,说明分量还是比较重的。但是就呈现的剧集来看,不谈演员个人的因素,真心是主线气场太强,感情线没什么活路,非要找一条有存在感的,只怕只有太后与老公父了








1998 陈凯歌  荆轲刺秦王   1.7G AVI 目前找到比较清晰的版本,作曲也是赵季平


链接:http://pan.baidu.com/s/1kUPdten 密码:byci


政哥那点事,反正我挺喜欢的







中国古典音乐历朝黄金年鉴   6CD APE格式


链接:http://pan.baidu.com/s/1jIslBCi 密码:v37t




先秦 汉魏六朝 · 古乐遗响


楚商 湖北编钟乐团 曾侯乙编钟与乐队


哀郢 赵良山;中央音乐学院民族乐队 埙与乐队


流水 吴文光


屈原问渡 湖北编钟乐团 曾侯乙编钟与乐队


楚歌  赵良山 中央音乐学院民族乐队 埙与乐队


胡笳十八拍 李祥霆 杜次文 琴曲演唱与琴箫伴奏


幽兰 李祥霆 湖北编钟乐团 古琴与编钟乐团


梅花三弄  张子谦 古琴独奏


酒狂  姚炳炎 古琴独奏


广陵散 吴文光  古琴独奏


原始狩猎图   詹永明  中央广播艺术团民族乐团骨哨与乐队(这个开始时和王勇的往生里面某一曲目有点像...)




另外还有


唐 · 霓裳羽衣


宋 · 杏花天影


元 · 潼关怀古


明 · 洞庭秋思


清 · 平沙落雁






这年头,资源很不稳定,百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屏蔽了,所以....






放点裂变的截图,






















栎阳吐槽君(二)

三月雨:

栎阳吐槽君你好,我是上次那个投稿的闺蜜。你们可以叫我小景。


我也来吐个槽。


主角还是那两位。我俩的上司和大BOSS。


起因是我上司出了点事。


我上司呢,因为办事不怎么讲情面,好吧,这样说太客气了,直接点说,我上司是个尽公不顾私的人,什么事到了他那,只有一个字,法!两个字,法度!三个字,按法办!四个字,法外无恩,法不容情,减刑溃法,哦,有点多了。


所以他得罪的人就不是一个两个这样的,一伍一什什么的都是小意思,最少也得来个千夫长来带队。带队的是那个明的是个常被骂蠢的家伙,暗地里个老而不死为之贼的家伙。扯远了,接着说他得罪人的事。先声明一句,我上司可没办过什么坏事,他办的都是正事!但正因为这个,他得罪的人更多!因为他居然不讲情面!


说到这一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是的,我上司就是这么一个人。


说起来算是本性难改,但这绝对和大BOSS的全力支持是分不开滴。我上司管向前冲杀,他管给我上司搂后腰,嗯,这话没毛病,想歪了是你们的事。我就没想歪。他最常给我上司说的话是,放手去干,一切有我!我上司很听他的话的,他让放手干,他就放手干!我总觉得我上司就算是把天给捅了,大BOSSB也能帮他彻底把天给撕了,换个新天地来。这俩天生一对的,绝配!


说起我家大BOSS,他也是神人级的,他怎么神?这么说吧,我上司看起来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但对他绝对没二心。明白了吧?


当初俩个人见面时,费了我很多脑细胞,没被他俩玩死是我命大情商高。


好啦好啦,不说以前了,回到正题,我上司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


他被人给行刺了。


基本上这事常见,谁让他位高权重,谁又让他不讲情面!说他是铁腕那都是往温柔里说的,要怎么形容他我是想不出来的,你们谁想出来合适的可以在评论里回复给我。


可能有人说行刺还算小事?真的不算大事,从我上司掌权开始,这事就没断过,见多了就不怎么在意了,反正他出门有护卫,进门有卫士,一般人也近不了他身。他也不爱乱走乱跑爱管闲事,谁要敢象传说中一样当街喊个冤,等他接状了拔刀什么的,基本上那是做梦。就他那个行事别指望他会停车越俎代庖的问你有什么事,十有八九会让人把你送到廷尉那问去。后续是相关的一串官吏会被审查:这人那儿的,发生什么事了,他所在地的官员是干什么吃的。


美人计什么的在他这也行不通。他喜欢的人的标准一般人达不到,他眼光可高可高了,他喜欢的那个人万里挑不出一个来。你问他喜欢的什么样?不告诉你。


所以行刺他的从来没近过他身,更别提得手了,连他头发丝都没碰到过一根。


送他们一句话:一直在努力,从来没成功。


这回理所当然的也没成功。


但被 BOSS知道了。


对,他一直不知道。或者说一直没抓到。这次被逮了个正着,当时我就替你们口中我那个闺蜜捏了把汗。他是负责我上司安全的。他当时也吓的要命,没办法,BOSS那张脸啊,本来他就是个黑脸,这回更黑了,他那副模样,让我上司也有点吃不住劲了。他给我打了个眼色,我拉起那只笨飞鹰就溜了,顺道把场给清了,让那群想看热闹的属员位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这群混蛋,趁机还下了赌注,赌这回是我上司被修理还是BOSS认输!


我赌我上司被修理。


但BOSS最后肯定认输。


我算是最了解这俩人的。都以为我上司在BOSS那说一不二,其实上他可听BOSS的。


不过什么时候BOSS都说不过我上司,他能冲所有的人发火,独独不会冲我上司发火。


轰走了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我弄了壶米酒,拉了那个笨兄弟在庭院里喝酒把风,其实也没什么风可把的,里边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嗯,也许离的远了。也许是门窗关的太严了。


这回我上司费的力气有点大,时间也有点长,到天黑了还没见他俩出来,可能是有点费口舌吧,我这么想着,把最后一滴酒倒进了嘴里,拖了我的笨兄弟回去睡觉了。


好了,就到这吧,明天酒醒了给你们发后续。


 


评论区:


 


求直播啊!!


求直播啊!!+1


求直播啊!!+10010


楼上的破坏队形!求直播啊!!+身份证号


别求了,这明显是楼主喝醉后发的,希望他酒醒后不会求删。


删不删的不知道,就是没人关心他那个兄弟会不会被他家BOSS收拾吗?


求直播啊!!+10086


楼上的到晚了,身份证号兄已经出来了。


赌一个半两,楼主肯定偷录了。


赌一个刀币,楼主录了但不会公开。


赌一个布币,楼主录了,但不会承认。


瞧你们这帮小气的,我赌十金!楼主什么都不会承认,谁要赢了钱拿走,输了去楼主那把偷录的偷过来!


……


楼上挖了好大一坑!有人跳没?